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
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
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
:::心在南方  
主題:基督教發展史(七)─古典時代晚期7
發表者:黃文璋 Email:huangwj@nuk.edu.tw 日期:2023/10/22 上午 11:11:37

402年,西哥德人在國王阿拉里克(Alaric,亦稱阿拉里克一世(Alaric I),約370-410395-410年在位)之率領下,入侵義大利。他原本是入侵帝國東部,而由於那時東西帝國彼此猜疑,不願聯手抗敵,君士坦丁堡方面,反而慫恿他改以義大利為攻擊目標。後世判斷阿拉里克其實並未有太大的野心,只是想為族人建立一較適合生活的家園。畢竟北方的冬天相當寒冷。可惜那時“西羅馬帝國”的皇帝霍諾留昏庸無能,沒有好好備戰,力量不足卻未想避戰,拒絕以支付黃金換取和平。後來傳聞霍諾留的心思全都放在他所飼養的雞上面,因而完全沒想過,是否能以妥善的安撫,來取代對抗。最後導致慘敗的結局,便怪不得他人了。

在“論語”“子張”篇,“子貢曰,‘紂之不善,不如是之甚也。是以君子惡居下流,天下之惡皆歸焉。’”關於霍諾留皇帝不顧國事,只想著他的雞,由於實在太過匪夷所思,究竟是否為真,並不得而知,但歷史上確有此記載。我們來看,6世紀時,“東羅馬帝國”著名的羅馬史學家普羅科匹厄斯(Procopius,約500-565),在他所著的“戰爭史”(History of the Wars)一書中,如何嘲諷霍諾留。“他們說拉芬納的霍諾留皇帝,從一位宦官(顯然他是霍諾留的家禽飼養者)那裡獲知,‘羅馬亡了(Rome had perished)。’他大聲喊道,‘但它才剛在我的手裡啄食啊!(Yet it has just eaten from my hands!)’因他有一隻大公雞,名字就叫“羅馬”。宦官知道皇帝誤會了,趕緊解釋道,‘是羅馬城在阿拉里克的手中滅亡了’(It was the city of Rome which had perished at the hands of Alaric)。皇帝聽後鬆了一口氣說,‘我的好友啊!我還以為是我的家禽羅馬已經死了’(My good fellow, I thought that my fowl Rome had perished)。”另外,出生在羅馬的英國畫家約翰威廉沃特豪斯(John William Waterhouse1849-1917),曾於1883年繪了一幅標題是“霍諾留皇帝的最愛”(The Favourites of the Emperor Honorius)的畫,畫中描繪宮廷裡,坐著的皇帝,與一群站立的寵臣,凝視著地上的幾隻家禽。

4089月,阿拉里克兵臨羅馬城下,這是他3次圍城之戰的第1次,歷時3個月。羅馬的地方政府根本束手無策,而懦弱的皇帝霍諾留,則安全地躲在拉芬納的沼澤地,與他的愛雞嬉戲。蜀中無大將,只能由教宗依諾增爵一世與入侵者阿拉里克周旋。雖阿拉里克獅子大開口,要求鉅額賠款,但由於教宗應對有方、處置得宜,他並未掠奪教會財產,也未進行屠殺。阿拉里克第2次圍羅馬城時,只有一訴求,就是霍諾留下台。羅馬元老院迅即同意,但霍諾留卻堅不退位,元老院也無計可施。410年夏天,阿拉里克第3次圍攻羅馬。8月下旬,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,8百年來,羅馬城第1次被攻破。

羅馬人眼睜睜地看著蠻族大肆劫掠這個永恆之城(eternal city),唏噓不已,曾統領整個“世界”的城市,居然被佔領了。西哥德人向來會洗劫被他們攻陷的城市,這次卻沒有特別野蠻。但羅馬淪陷一事,仍迅速傳遍帝國的每個角落。目睹長久以來,這個被認為不可侵犯的城市,成為蠻族的俎上肉,羅馬人對帝國代表神聖秩序的信念幻滅了。遠在君士坦丁堡的“東羅馬帝國”,仍相信他們的帝國是神聖的,但“西羅馬帝國”自此則再無這個信念。此世界觀的嚴重分歧,不久後便會將這一古老的帝國,分割成兩塊。今後一邊一國了。

阿拉里克是個虔誠的基督徒,所以雖屠殺大量無辜百姓、蹂躪不少婦女,且燒毀許多宏偉建築,但羅馬的教堂及宗教建築,倒是大致未受侵擾。阿拉里克意氣風發,準備乘勝侵入西西里島(Sicily),卻因病於幾天內過世。他的小舅子阿陶爾夫(Ataulf,約370-415411-415年在位),則繼承西哥德的王位。阿拉里克重挫帝國聲譽,唇亡齒寒,東部皇帝狄奧多西二世(Theodosius II401-450408-450年在位)由此得到警惕。不能坐以待斃,他為君士坦丁堡建築巨大的新城牆,高12公尺,厚5公尺。雖羅馬遭洗劫的災難,為羅馬人帶來難以復原的心靈創傷,但因此造就古代至中世紀,最令人嘆為觀止的防禦工事。“東羅馬帝國”在未來的1千年裡,雖少有太平的日子,不僅內亂叢生,且外侮不斷,但至少首都是安全的。繼羅馬之後,君士坦丁堡成為另一座被羅馬人認為攻不破的城市。在紀錄片“帝國崛起:奧圖曼”(Rise of Empires: Ottoman2020)中,可看到君士坦丁堡那道又深又高又長的城牆之難攻。

教宗依諾增爵一世雖無法阻止羅馬的淪陷,但他已竭盡所能讓羅馬儘量減少傷害。他高尚的品德及英明幹練,迥異於他之前40多位平庸的教宗。他被世人視為第一位真正偉大的教宗,教宗地位因他而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,這種尊榮,絕對不是靠想要,或自我吹捧,便能得到。當時凡遇重大的爭議事件,包括政治及宗教等方面,第一個念頭,都是想找教宗來裁決。不過東部帝國的皇帝,當然不認為羅馬教宗,有多麼了不起的地位,一切仍是他說了算。教宗崇高的地位,有效區僅及於西部。依諾增爵一世在禮拜儀式及神學領域,貢獻不小。另一方面,時勢造英雄,如今他以強人之姿,治理羅馬。政教合一,教宗頭銜達到前所未有的國際威望。

依諾增爵一世於417年過世,之後23年間,歷經5位羅馬教宗,其中還曾同時有兩個,稱為對立教宗(antipope)440年,李奧一世(Leo I400-461440-461,常被稱為李奧大聖(Leo the Great))當選教宗,他是第一位被冠以“大聖”(the Great)頭銜的教宗。近代教宗本篤十六世(Benedict XVI1927-20222005-2013年在位)曾說,“李奧的教宗一職‘無疑是教會史上最重要的職位之一’”(Leo’s papacy was undoubtedly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in the Church’s history)。李奧一世致力於提高羅馬教宗的地位,他與“西羅馬帝國”的主教或教會人士通信時,常強調自己地位的高不可攀,且強調唯有他才是教會正統的守護者。在西部,教會接受其領導,並沒什麼人想挑戰。只是雖他也儘量將他地位崇高的訊息傳給東方,但他知道僅靠說服是沒用的,要有足夠的政治及外交手段才行。

這段時期,東部教會的神學觀點產生嚴重的分歧。究竟耶穌基督是否有人性及神性兩種性質?這是所謂基督二性論(dyophysitism),也就是耶穌在復活後,具有人及神兩個性質,且無法切割。另一觀點是耶穌在復活後,只有一種性質,這是所謂基督一性論(monophysitism)。而如果只有一種,究竟是那一種?要知主張只有一種性質者,可能有不同的涵義,如認為就是神,或認為神與人之結合。各種說法都有人無法接受,經一再召開會議討論也沒用,無法產生一能令所有人皆信服的說法。因而處處有動亂,不論那種主張,都可能被譴責、降級,甚至被判異端。

李奧一世支持基督二性論。他於451年召開“迦克墩公會議”(Council of Chalcedon,又譯為“加采東大公會議”,亦稱“第四次大公會議”(The Fourth Ecumenical council),迦克墩為一位於小亞細亞比提尼亞(Bithynia)的古城,幾乎正對著拜占庭),通過基督同時擁有兩種性質的教義,並譴責所有形式的基督一性論。此後即使兩種性質的教義為正統,但至今仍存在主張一性論的教會。要知有些教會就是相當堅持,對信仰毫不妥協。

當東方教會各個充滿戰力地為其神學觀點爭論不止時,卻未警覺到“西羅馬帝國”已在瓦解中了。

   暫無回應
 回本區首頁 
  回應總數0  
 
 
  下一頁  
  
 
我要回應
姓 名: 回應前,請先註冊登入
E-mail:
內 容:
驗證碼:  (O703
 
 
:::
 
*

地  址: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
電  話:07-5919362 傳真:07-5919360 e-mail: stat@nuk.edu.tw
更新日期:2023/12/8 上午 10:26:35

2003/10/20起第 8426933 位訪客
*